苍颢橘如秋日(当社恐女遇上病娇的神)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苍颢橘如秋日)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当社恐女遇上病娇的神》,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苍颢橘如秋日,是著名作者“橘如秋日”打造的,故事梗概:当一个社恐女通过时空缝隙附身到另一个时空的女子身上,偏偏好赖不赖这个女子刚刚告白了病娇的神,原身怎么能丢下他这么一个社恐女怎么应对啊

小说:当社恐女遇上病娇的神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橘如秋日

角色:苍颢橘如秋日

热门网络作者“橘如秋日”的新书《当社恐女遇上病娇的神》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所有人一鼓作气冲上去,想要杀了苍颢。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在眼前这个红衣男子,仿佛是没有感情,目光所及统统杀掉。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冲上来送死,因为这么多人打苍颢,苍颢毫发无损,这些喽啰根本伤不了苍颢。渐渐的没有人能够再站起来,只剩下白露初一人瘫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她早已泪流满面,头上的喜冠不见踪影,头发凌乱,手上沾满了鲜血,她怀里的凌青云死状惨烈,不看喜服认不出是他本人,因为他被苍颢打的面目全非

评论专区

全球大地主:还没看,但是我杀破狼这个名字就值得一个粮草,希望邪恶点我喜欢。

武林画卷:近年难得的好武侠!不看不知道,一看忘不掉!

鬼气凛然:极好的重生文+修仙文,可惜TJ,我深深的怨念

当社恐女遇上病娇的神

第6章 失明

所有人一鼓作气冲上去,想要杀了苍颢。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在眼前这个红衣男子,仿佛是没有感情,目光所及统统杀掉。

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冲上来送死,因为这么多人打苍颢,苍颢毫发无损,这些喽啰根本伤不了苍颢。

渐渐的没有人能够再站起来,只剩下白露初一人瘫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她早已泪流满面,头上的喜冠不见踪影,头发凌乱,手上沾满了鲜血,她怀里的凌青云死状惨烈,不看喜服认不出是他本人,因为他被苍颢打的面目全非。

苍颢面无表情看着这血腥的场面,他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嫌恶杀他们脏了自己的手。

转身抱起纤阿,手中燃起蓝色的火焰,扔到尸体上,火焰蹭的一下燃了起来。

白露初在火焰中无声嘶喊。

苍颢抱着纤阿下山,留下一抹红的背影,看起来决绝又清冷,火肆意燃烧着,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溅。

火花声惊醒了在草丛里睡觉的丑鸟,看见走来的苍颢,睡意没了。

火烧的很快,从山顶一直往下烧,苍颢放的火里面注入了自己的法力,这火不烧尽是不会熄灭的。

丑鸟看着苍颢怀里的纤阿,以为她死了,凑到她身上闻了闻,发现没死,撇过头。

苍颢带着纤阿回穹灵山。

回到穹灵山的时候,天已大亮。

躺在树上的泽颓看着天空飞的丑鸟,下一秒又闭上眼睛,把扇子放在脸上遮阳光。

纤阿的状况不太好,被打晕之后,整个人涨的通红,眼角有黑血渗出,痛苦地扭动着。

苍颢将纤阿抱回房间,放在床上。

用法力探她的脉,发现她体内的毒素与邀月派掌门法力相冲,不断的在争夺纤阿的身体,应该是邀月派掌门的一掌,渡给她新的灵力,让她体内的气息紊乱,打破了她体内的平衡,气息冲到她的眼睛上面,开始蚕食她的眼睛。

现在只有重新给她渡法力,将她体内的灵力逼出体外,她的眼睛是保不住了,只有将她的眼睛剜了,不然会危及她的生命。

苍颢把纤阿扶坐起来,双手汇聚法力渡给纤阿,纤阿身子颤抖。

苍颢第一次觉得救人这么麻烦,至少比杀人麻烦多了。

从来只知道杀人的苍颢,竟也会救人,还是救一个女人,真是烦躁,看着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令人心烦气躁。

耗费自己的法力去救一个麻烦的女人,也真是难得的好脾气,不如自己多去杀两个人来的痛快。

苍颢这样想着,手里却没停下。

良久,苍颢才将纤阿体内的灵力逼出,纤阿的眼睛黑血还是流个不停,再不将她眼睛剜出来,恐怕她整个脸都要毁掉了。

苍颢没有一丝犹豫,将她眼睛剜出,纤阿脸上只剩下两个空洞洞,看起来吓人极了,虽然苍颢并不怕,但是他觉得挺丑的。

找了一根丝带蒙上她的两个空洞洞,看起来顺眼多了。

纤阿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好痛苦,如同烈日灼心,自己在梦里浮浮沉沉的,抓不住什么东西。

在纤阿昏迷期间,她一直在出冷汗,反反复复说胡话。

在纤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一片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掐了自己一把,发现不是,又以为是不是晚上,但晚上也不至于这么黑吧。

摸了把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眼睛上蒙着一根丝带。

扯下丝带,自己还是看不见,又摸了摸自己眼睛,两个空洞洞。

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慌张失措的摸索着下床。

“不是吧,我没打赢也不至于把我眼睛剜了吧,那我以后是不是看不见了。”纤阿难过又气愤,想哭却又哭不出眼泪,压抑地难受。

“一双烂眼睛有什么好心疼的。”苍颢的声音从纤阿头顶传来。

纤阿循着声音抬头,脸朝着苍颢,她看不见,她只能听出苍颢的语气里的不在乎。

什么叫烂眼睛,烂眼睛也不能剜了吧。

苍颢低头看着她这张脸上的两个空洞洞,皱着眉头重新给纤阿戴上丝带。

纤阿感觉到丝带又重新回到自己的眼睛上,也没有去扯。

“苍颢大人,我没有打赢,你也不必把我眼睛剜了吧。”纤阿是有些生气的,不明白为什么要剜自己的眼睛,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苍颢没有开口,只觉得这人真麻烦。

纤阿没有听见他说话,误以为他又生气了,双手摸索着抱住苍颢的大腿:“苍颢大人,我以后一定努力修炼,努力每一次打赢,争取以后不让你出手,要不你还是把我的眼睛安上吧。”

这又不是灯泡,说安就安,但对于这位大佬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苍颢想要把脚抽出来,谁知纤阿抱的更紧。

“那双烂眼睛,我扔了。”他没说错,在他把纤阿眼睛剜出来以后,发现那双眼睛他嫌弃又脏又烂,看不愿意看,直接给扔了。

纤阿心凉了半截,没了眼睛可咋办呀。

没了眼睛的纤阿就跟失了魂似的,松开苍颢的大腿,凭着自己的记忆又摸索着爬上了床,抓住被子往头上一蒙,嚎啕大哭。

苍颢翻了个白眼,走出了房间,丑鸟试探性的想要从门口看到些什么,却被苍颢一个眼神怼了回去。

纤阿在被子里抽搐了好久,为什么说抽搐呢,因为她没眼睛,没有眼泪,也哭不出来,所以靠抽搐发泄自己的情绪。

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纤阿床边站着一个黑衣人,看着她的两个空洞洞,有些生气,探她体内的气息。

发现她体内的灵力都转化成了苍颢的法力,还有多种毒素在体内不断相冲融合,现在看来她这具灵体已经不能所用了。

“这么好的一副躯体,竟被你糟蹋成这样。”黑衣人说道,语气里夹杂着愤怒与不甘。

苍颢去了洛河,据说洛河有一对鲛珠,是上古鲛人东曦流下的眼泪,唯一的两颗,是东曦对凡人女子动心,但凡人女子却欺骗他的感情,凡人女子只想得到他的鲛人心,去救她的相公,鲛人东曦得知真相之后,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杀了凡人女子后,他也自毁鲛人心,与她一起走了。

东曦走的时候怀里抱着凡人女子,心痛至极:“世人只知鲛人心能救人,却不知鲛人也会心动。”

苍颢对他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为了一个女人,甘愿生命奉之,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苍颢此行必定是要将洛河的鲛珠拿到手,因为鲛珠不仅蕴含鲛人东曦的巨大法力,还有个特殊的作用,那就是可以当做眼睛,一旦成为一个人的眼睛,那这鲛珠就会认主,巨大的法力也只会为她一人所用。

世人都觊觎洛河的鲛珠,世上没有了鲛人心,但还存有鲛珠,不少人都想要得到这两颗鲛珠,至今无人能取得鲛珠。

因为鲛珠现在由鲛人东曦生前的坐骑狻猊看守,上古猛兽狻猊在东曦去世后,就一直看守他留下的唯一的两颗鲛珠。

它将鲛珠藏于自己嘴里,自己不仅能够获得东曦的法力,还能保护鲛珠。

鲛珠非常灵性,狻猊只是猛兽并不能让鲛珠认主,但是狻猊身上有东曦的气息,所以鲛珠不会伤害狻猊,反而会更好的保护它。

“出来吧。”苍颢开口。

鲛人东曦死后,狻猊一直留在洛河旁边的赤山。

狻猊形似狮子,喜欢安静,长的庞然大物。

狻猊在苍颢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因为它喜欢安静,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动静它都不会放过。

近来,越来越多的人都想要得到鲛珠,所以它根本不在乎,只要把他们吓走即可。

面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还没它一只脚大,它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你走吧,我不想伤人性命。”狻猊转身想要走。

“鲛珠我势在必得。”苍颢看着面前的狻猊,丝毫不惧。

狻猊不在乎,不怕死的见得多了,而且这么多年死在它脚下的也不计其数,多一个不算多,少一个不算少。

“鲛珠不是你能觊觎的。”狻猊说着,一个转身,硕大的尾巴朝苍颢扫去。

“今日不仅要鲛珠,你,我也要收了。”苍颢腾空而起,躲避了狻猊的尾巴。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丑鸟默默的远离战场,免得伤及无辜,它可帮不上什么忙。

狻猊紧接着朝苍颢打去,苍颢一直在躲闪,狻猊虽然长的笨重,但灵活性却一点都不差。

无数个回合之后,狻猊的体力已经跟不上苍颢,开始有些吃力,最主要的是苍颢只是躲避,并不还手,狻猊明白他这是在消耗它的体力。

狻猊有些生气,身体开始变红,苍颢知道狻猊生气了,时机快到了。

狻猊停住追逐苍颢的脚步,开始积蓄法力,打算给苍颢一击。

漫天的飞沙聚集起来,狻猊露出凶狠的眼神,势必要将苍颢击退,但它小瞧了面前的男人,他可不是凡人。

苍颢定定的停留在空中,一抹红在天空中格外扎眼,他负手而立,静静地瞧着狻猊。

“哈,受死吧。”狻猊巨大的法力朝苍颢打去。

苍颢不动,巨大的法力将周围的树木都折断,他面色不改。

单手接了狻猊的攻击,狻猊的法力虽然高强,但对于苍颢来说,也是一般,不过就是一个坐骑罢了。

狻猊对于苍颢的法力有些小觑,见他丝毫未伤,心里也是大受震惊,觉得不妙,想要逃跑保住鲛珠。

现在为时已晚,苍颢可不会轻易放过。

“现在该我了,想跑,你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苍颢一下子闪到狻猊面前,一股黑色气息弥漫在苍颢周身,这是他杀气重的表现。

他笑着,仿佛鲛珠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苍颢一道一道法力重重打在狻猊身上,速度之快,狻猊躲避不及,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打在狻猊身上每一道法力,都在狻猊身上皮开肉绽,流出黑血,不停的腐蚀狻猊的血肉,狻猊痛苦不堪。

丑鸟看这惨状,不禁转头,自家主人这凶残程度不敢苟同。

狻猊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它还是没有打开鲛珠,它不愿意自己主人的鲛珠落入如此之人手里。

苍颢杀红了眼,势必要拿到鲛珠,但如果继续打下去,鲛珠还在狻猊体内,将狻猊打死的话,鲛珠也只会与它玉石俱焚。

苍颢停手,站在狻猊面前。

“你根本不是人,你是魔。”狻猊不甘。

“我是神。”苍颢笑着,强制打开狻猊的嘴巴,取出鲛珠,狻猊变回了原型,体积缩小到只有苍颢一半高,像一只正常狮子的大小,看起来顺眼多了。

狻猊痛苦嚎叫,它不准但又无能为力。

两颗鲛珠晶莹剔透,洁白无瑕,透露着点点荧光,珠圆玉润,冰冰凉凉的。

苍颢一时之间竟有些看呆,鲛珠太美了,难怪世人都想得到它。

狻猊强忍着痛苦,想要站起来,却被苍颢一脚踩下。

“我说了,鲛珠我势在必得。”

“鲛珠你既拿到,我也是你的手下败将,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狻猊这番话说的决绝,面对他这样残忍,它也不抱希望,东曦留下唯一的东西也被抢走了,它绝望了。

苍颢挑眉,似乎是对它的这番话的不认同:“怎么要打要杀的,想要活也可以。”

他在说什么,刚才把我打的半死的人不是他吗?狻猊有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你可以继续守护鲛珠,但是你必须认主。”苍颢是在给它机会,他认为是。

“你愿意把鲛珠还给我?”狻猊眼里燃起一丝希望。

“不是还给你,是让你去守护鲛珠的主人,不也是守护鲛珠吗。”苍颢淡淡道。

狻猊犹豫了,面前的红衣男子如此残忍,自己要守护他,东曦知道了他也不会同意的。

“不是我,是的废物。”苍颢看它一脸犹豫的样子,就知道它在想什么。

他已经有坐骑了,给他当,他还不愿意呢。

苍颢可不允许它想太多,眼见天色已晚,他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它思考。

直接把狻猊打晕带走。

一旁的丑鸟都震惊了,还可以这样操作。

也是这位大佬,啥事干不出,只是苦了丑鸟,这玩意缩小了咋还这么重,飞的吃力。

上一篇 2022年10月5日 pm8:05
下一篇 2022年10月5日 pm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