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妍谢培承)惊!我女儿竟是首富家团宠千金_惊!我女儿竟是首富家团宠千金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惊!我女儿竟是首富家团宠千金》,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妍谢培承,作者“半堤香草”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团宠 豪门萌宝 甜宠追妻 真香打脸 婚后日常 虐渣 轻沙雕】
五年前,她被人陷害,惊慌出逃,竟发现已经怀孕
五年后,她活得争分夺秒、鸡飞狗跳
萌宝女儿看不下去,“我要给我妈咪介绍男朋友!”
五年前,谢氏近乎破产,婚约被取消,还被抓“作案”在房!
五年后,谢氏问鼎商界,颜霸帝城,身边却无一娇花媚蝶!
难言之隐,不说也罢,谢培承坐在咖啡厅里休息,这小肉团子怎么跟我长得有点像?
萌宝爬上椅子,问谢培承:“我是小橙子,你有女朋友吗?”
两个月后,越看越像,谢培承决定拿着亲子鉴定找小橙子妈妈相亲去!!
一开始,渣男语录:“去母留女!你跟我女儿少见为妙!”
一周后,故作矜持:“一周一见!别幻想留宿我家!”
半月后,扶额无奈:“孩子需要妈妈,你留下过夜可好?”
两月后,生咽口水:“我可能也需要你,我说Maybe……”
……
数月后,滑跪在地:“亲爱的,结婚,强迫考虑一下吗?”

小说:惊!我女儿竟是首富家团宠千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半堤香草

角色:程妍谢培承

《惊!我女儿竟是首富家团宠千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堤香草”。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清晨,程妍跨着单肩包,拉着可橙的小手走在和煦的阳光里。前阵子因为可橙调皮捣蛋,从攀爬架摔下来,把手摔骨折,好长时间都没去托育中心,程妍只好带着她到公司上班。因着孩子长得可爱娇萌,不吵不闹不打扰大家工作,同事跟领导才接纳了孩子的存在,他们还担心孩子无聊,时常带着孩子下楼走一圈,拿快递,买点小零食送她。想来可橙跟谢培承的相识也是在这期间。“妈咪,我不想上学

评论专区

轻,短,散:评价很高才来看,但,第三篇就血崩了。街角恶魔,只是个骗傻子的骗子。一下子把短篇里最重要的寓意这一条全扔光,变成了泡面文。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从第一章开始水,各种水,水得都没节奏了。各种回忆,吐槽,科普……已经到了破坏故事的地步,给我的感觉就是乱七八糟的。总共三十一章,我看到二十多,实在看不下去了,放弃。

大明之五好青年:杨除螨公司盛大开张

惊!我女儿竟是首富家团宠千金

第3章 楼梯争吵

第三章

清晨,程妍跨着单肩包,拉着可橙的小手走在和煦的阳光里。

前阵子因为可橙调皮捣蛋,从攀爬架摔下来,把手摔骨折,好长时间都没去托育中心,程妍只好带着她到公司上班。因着孩子长得可爱娇萌,不吵不闹不打扰大家工作,同事跟领导才接纳了孩子的存在,他们还担心孩子无聊,时常带着孩子下楼走一圈,拿快递,买点小零食送她。

想来可橙跟谢培承的相识也是在这期间。

“妈咪,我不想上学。”快要走到托育中心,可橙顿住脚步,低下头,小嘴唇快要翘到鼻子上。

“为什么呀?”程妍蹲下,仰着笑脸,满眼宠溺,“托育中心里面不是有很多小伙伴还有好多玩具吗?”

“哼!”可橙撇过脸,“我不要小伙伴,我不要玩具!”

“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妈妈,还想要一个爸爸。”

程妍笑意僵住,阳光有些刺眼,她垂下眼眸躲开,轻声说道:“你有妈咪,有琪妈咪,还有姥姥,太姥姥……”

“可是我没有爸爸!”可橙气呼呼地跺脚,“大橙子答应做小橙子的爸爸!”

可橙的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生气上劲儿了,搂都搂不住,小手把程妍一推,自顾自地朝托育中心跑去。

程妍起身小跑着跟上,见孩子扑进了徐老师怀里,老师抱起她,边哄边替她擦眼泪。

“徐老师……”

“没事,可橙妈妈,孩子交给我,你去忙吧。”

“那麻烦老师了。”程妍尴尬地拜托老师,伸手摸摸可橙的头发,哄了两句,转身上班去了。

把可橙送到托育中心之后,程妍的工作顺畅无比,中午还能挤出一点时间跑一趟医院看看母亲跟姥姥;她简单地在便利店买一个3.5元的肉包子就出发。

一阵风吹过,夹着些微干燥的暑气,都说秋老虎,夏末秋初的大中午还是把她热出一后背的汗。

刚一踏进医院的大门,就闻到浓烈的消毒水气味,她看了一眼电梯间,排起了长长的人龙,她熟头熟路地从消防楼梯上去,先去门诊三楼找一下杨医生,是姥姥的主治医师,跟了很多年,她要问问情况,过会儿再到住院部去。

刚上二楼就听见楼梯间里有人在吵架。

“……我不打掉!这孩子好好的,为什么不要!”

“你冷静点好不好,我们现在有什么能力要孩子,每个月房贷车贷,还养孩子,不生活了?再说了,我爸妈也不同意啊。”

程妍听着那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她顿时收住了脚步,屏住呼吸。

“黄伟明!你几岁了?还要听你父母同意不同意?这孩子是你的,不是他们的!”

“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你不想想现在物价多高?买房子多贵?单凭你我,微薄的两份收入,还要生活体面,容易吗?”

“可,可孩子已经五个月了,健健康康的凭什么啊?就凭是女孩?”

“啧!”男人叹气咂嘴,“你怎么就那么轴呢!我们还年轻,以后还能要孩子的,你急什么?”

“……”只听女人哭声哀怨婉转,抽抽搭搭好一阵。

程妍顶着尴尬,蹑着脚步慢慢往上走。

“唉,你看你那个表妹,未婚先孕连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这都敢生个赔钱货,那日子是人过的吗?你想跟她那样?”

男人似乎听见动静,朝下看了一眼,正对上程妍的眼,她正是这男人刚才嘴里不屑的“表妹”。

“程妍?”

程妍垂眸低头,冷淡地叫了一声:“姐夫。”,继续往上走了几级楼梯。

“你怎么来医院了?看姥姥?”

黄伟明若无其事地寒暄着,好像刚才的话都不是出自他的口;站在他身旁哭泣的是程妍的表姐——陈芳芳。结婚两年,前阵子大姨才兴高采烈地四处报喜,转眼就成了这个境况。

程妍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站在这里,直接当看不见走过去,又显得冷漠无情,毕竟她跟陈芳芳关系很好,亲戚中是能睡一个被窝聊天的亲近。

“嗯。”程妍从陈芳芳身边经过,低声应道,犹豫了两秒,还是从包里翻出一包纸巾递给表姐,说道:“养可橙的压力是很大,但是她带给我们的快乐更多啊。”

陈芳芳拉住程妍,双眼鼻头红肿,“我跟你一起去看姥姥。”

程妍看看她,又看看黄伟明,后者一副抓到脱身借口的模样,笑着说道:“我也想去看来着,这不,还要赶回公司准备材料,下午见客户,我就先走了。”

不等她们回答,黄伟明自顾自地伸手道别,还不忘提一嘴,“代我问候姥姥,我有空了一定去看她。”

这一句有空说了五年,去看的次数一个手就能数过来,程妍压根不指望,也不去计较,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挥挥手,看他走。

陈芳芳跟着程妍去找杨医生。

杨医生在休息室,程妍敲敲门,就进去了。

“杨医生,打扰了。”

“没事,”杨医生高大挺拔,清俊温和,他周到地给两人倒了温水,拉过椅子坐下,摇摇头道:“你姥姥这个情况,不是很乐观,现在清醒的时间在缩短,失禁的问题没有改善,你妈每天也挺累,从金钱上,精力上,你要不要考虑放……”

杨医生是看着程妍说的,他蹙起眉,多年医患早已成了老朋友,说的话算是推心置腹。

“不放弃。”程妍直起腰。

放弃等同于让姥姥回家掰着指头等死,她做不出来!程妍是姥姥带大的,小时候姥姥从没有放弃她的念头,她怎么忍心“放弃”姥姥?

“不是,程妍,”杨医生瞥了一眼陈芳芳,有外人在有些话就得收着说:“后续的治疗费用可能会更高,药物,康复治疗,抢救等等,你都想好了吗?”

程妍一咬牙,“可以的。”

说完自己都觉得没底气,垂眸低声重复了一遍,“我可以的。”

杨医生只得叹气,他伸手拨了一下额前飘逸的碎发,“那行,你不放弃,我再努努力。”

“谢谢。”程妍抬起头,对上他细长的丹凤眼,他的眸中闪过微弱的希望之光。

上一篇 2022年10月2日 pm10:03
下一篇 2022年10月2日 pm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