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柚大陆:话说圣墟阁)所有人零灵星精彩小说_所有人零灵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罪柚大陆:话说圣墟阁》,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所有人零灵星,是著名作者“零灵星”打造的,故事梗概:本作为《罪柚大陆》同人作品,原作请在最右找拖更芮与《罪柚大陆》圣墟阁内所有人的入圣墟阁之前的故事,或许会与原作有些许差异,群像剧哦
(更新规则:一轮分三次,一为人气,请在评论区留言想要听的人物,我会根据两个平台(最右)点赞量高的来更新,二为其余人,就是说在他们传出现的不属于圣墟阁的人,我会挑几个更新,三是运气,我会搞转盘来选取这次要更新的人物,三次结束后就开始新的一轮,不定时更新qwp!)
(PS:最右上的原作《罪柚大陆》和另一个同人《八殿传奇》这个同人的同人在起点《八殿传奇之机械师前传》欢迎大家去看,他们的比我写的好太多太多了)
这是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圣墟阁?最强?最有钱?并不是,圣墟阁的底下埋藏不知道多少人的遗憾,不甘,你想听吗?那我慢慢道来那些圣墟阁里的人的故事

小说:罪柚大陆:话说圣墟阁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零灵星

角色:所有人零灵星

热门小说《罪柚大陆:话说圣墟阁》是作者“零灵星”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狗运战神:当年熬夜追更看得特别欢乐,然后把室友也带进了这条不归路。带室友看的第一本网文。

我的第三帝国:德棍的传家宝。

基本异界法:评语:。。写得不怎么样。。垃圾书,再见

罪柚大陆:话说圣墟阁

8.绝对压制

当当当

“又谁来敲门啊,大早上的!”说书人极不情愿的起床,打开门揉了揉没睁开的眼睛说“谁……师父?!”说书人看着眼前闭着眼睛,没有耳朵,白发苍苍的老人,长胡子都快到膝盖,背着手抬头慈祥着看说书人

“是老朽打扰你的美梦了吗?”

“没有没有没有!师父里面请”说书人笑眯眯着弯着腰给师父请进去,余光看了一眼楼梯探出一个脑袋长叹一口气的颜无韵

“师父您老人家来这什么事吗?”说书人站在坐在床上师傅面前笑嘻嘻的说

“老身能有什么事情,周游世界看一看徒弟的现状,不知我的关门大弟子现在生活如何啊”

“哎呦,我可不像师父那样,只是继承了您写的书传遍下去而已啊”

“哦?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啊,走吧”师父站起来,说书人立马去扶

“去哪啊?师父?”

“你今天不去说书吗?”

“说书?啊!去去去!师傅!请!”说书人给师父搀扶下楼,快到门口听到颜无韵叫自己

“师傅在这先等徒儿一会”

“去吧,徒弟长大咯,要被别人拐走咯”师父摸着笑了起来

“师父莫要胡说”说书人红着脸就到颜无韵身边

“说书的,这位是?”颜无韵小声对说书人言道

“这位是我师父,何不知”说书人看了看何不知踮起脚对颜无韵说道“别看我师父人老灯枯,眼睛耳朵都不好使,却可以知晓天下事与万物对话,只要站在一个地方,师父他老人家就可以知晓这个地方的古今之事”

“哦?那么你说的书?”颜无韵不可置信的问

“是师父他老人家赠予的”

说书人看了看颜无韵说道“那我先走了!”

说书人跑到了何不知旁边说道“师父,徒儿不能扶你了,要搬东西抱歉”

“无妨无妨,那个女生不去听吗?”何不知小声说道

“颜老板……颜老板还有重要的事情!不可能去听书!”说书人涨红了脸说道

“小子,这方面可比你的师兄弱多了”何不知背着手向前走

不久,说书人便陪着何不知,他的师父,走到了城门处

“啪!各位父老乡亲,今日小生来说书,恳请众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无钱的捧个人场”说书人做了个揖

“今日我们来讲讲那圣墟阁阁主,夜清黎的传奇故事……”

“三年了……可算熬出头……我出来了!”雨曦蹦着从学校出来

“三年过的很快”在雨曦旁边走着少年形态夜清黎说到

“是啊,接下来要回家!”雨曦开心的乐了出来

“哦对了!不要再走镇妖山那个路了,咱绕远吧”

“没想到你小姑娘记性还挺好”夜清黎看了看突然疲惫雨曦

夜清黎雨曦二人在街上走着,高高兴兴的探讨接下来要何去何从

“哎呦!”只听一声惨叫,雨曦被撞倒在地,“谁?”夜清黎向后看去,一人正在急急忙忙的跑

夜清黎一个箭步就抓住了那人肩膀“你要干什么?我有急事,耽误了你负担的起?”那人回头时夜清黎才看清此人的面容

微微发灰的头发下是一双蓝色瞳孔,但在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微微发红的嘴唇说出了些粗俗的话语,穿着不属于这个年代的灰色卫衣,白色直筒裤和粉色鞋带的白鞋,大约摸二十多岁的人

“放开……你……?”那个少年看见夜清黎突然愣住了

“喂?说话?哑巴了?”夜清黎推着少年肩膀,少年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从嘴里说“你叫什么”

“问我叫什么干什么?”夜清黎疑惑的问到

“你是不是叫夜卿璃?”少年突然激动的问道

“夜清黎?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夜清黎突然间警惕起来

“你有没有遇见过一个叫弢的人”少年越来越激动靠近夜清黎

“你要干什么!”夜清黎推倒少年,向后跳了一大步,狐火在手上盘旋对着坐在地上激动的少年

“夜清黎!等等等!估计就是个路人,走了”雨曦拽着夜清黎的衣角说到

“他可能是元夕堂的人”

“夜清黎冷静一下,你看他奇装异服,元夕堂什么时候有这种服饰”雨曦在夜清黎耳边说道

“说的也是”

夜清黎二人向城外走去,而那个少年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经历了七天的跋山涉水,夜清黎雨曦二人终于回到了家”说书人用眼神剽了下何不知,看见师父的神情没有丝毫不愿,便继续讲下去了

“话说那三年时光,夜清黎也并非没有任何进步,传闻他那狐火可以马上将整座山烧起,而在武功剑术方面也可与当时万奇五五开”说书人喝了口水便接着说

“夜清黎将雨曦安顿在家,便去元夕堂寻仇……”

“少堂主,我们又见面了”夜清黎不怀好意的看向坐在高堂之上的少堂主

只见高堂上的少堂主头上美丽的鹿角,鹿角周围诺隐诺现蓝色的玫瑰,散发危险气息红色的眼眸慢慢扫过夜清黎,没有化成人形但是较小的鹿鼻,小小的嘴唇透漏着轻蔑的微笑,鹿耳在两边上下动着,身上华丽的执垮彰显出不凡的气质,一手支撑着脑袋,一手握着本书,翘着二郎腿的两个鹿蹄悠闲着摆动

“哟,这不是在逃的犯人,夜清黎嘛,怎的?是活够了吗?”

夜清黎看了看少堂主旁边没有任何护卫“是不是有什么陷阱等着我?”夜清黎把狐火向少堂主射去

瞬间少堂主身边燃起了狐火,而少堂主在火里不慌不忙的看着书并说“天气潮湿,不是个看书的好天气”

“什么……放开我……”只是在眨眼间,少堂主便掐着夜清黎的脖子

“过了那么多年,你还是没有任何长进”少堂主把夜清黎按在地上,少堂主的鼻子靠近了夜清黎的身上

“啊~美味~”少堂主把书盖在夜清黎的脸上说道“变了个身子,气味也变得美味起来了呢”

“狐火!死!”夜清黎秒变狐狸到从胯下跑到少堂主的后面,少堂主立马跳了起来,夜清黎变成人形,捡起地下的石头砸向少堂主

少堂主不慌不忙的召唤出了怀恨灵挡住了夜清黎的攻击,夜清黎手里的石头碎裂立马跳到了远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夜清黎,你觉得你会攻破怀恨灵吗?嗯?”

夜清黎看着保护在少堂主身边的鳄龟道“因为不能动才选择乌龟吗?”夜清黎小声说到

而让夜清黎意想不到的是,少堂主在有怀恨灵向他走来“怎么会!你怎么可以动!”夜清黎慢慢向后退

“我为什么不能动?哦~是看见了万奇吧?”少堂主在距离夜清黎不过五米的位置,夜清黎突然被一掌拍到墙上,夜清黎从墙上滑落下来吐着血“乌龟怎么会有!”夜清黎抬起头突然发现一强壮的熊站在夜清黎面前嘶吼

“什么!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少堂主蹲在夜清黎面前,摸着夜清黎的头“我的小狐狸啊,不能见门派一人而知整门派秘籍”

“我现在在龟壳里!”夜清黎掏出匕首插向少堂主的大腿,少堂主的手握住了匕首,少堂主的血随着匕首流到了地上

“你还留了后手,不错不错进步了”少堂主紧紧抓着夜清黎的头发甩到了高堂的座位上

夜清黎从座位上摇摇晃晃的站起“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夜清黎冲向了少堂主,手慢慢变成了狐狸的利爪,利爪上包裹着狐火

少堂主跳起来,后背上生双翼停留在空中,夜清黎翻滚了一圈,半跪着看着空中的少堂主,仔细一看那并不是生出的双翼,而是一巨大的蝴蝶抓着少堂主

“什么!你怎么做到的!昆虫居然也……”夜清黎不可思议的看向少堂主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少堂主唤出了熊拍向夜清黎,夜清黎翻滚一圈捡起一把剑,用力扔向少堂主,少堂主周围慢慢浮现了鳄龟

夜清黎边攻边退,少堂主步步紧逼,就这样三四回合后,夜清黎疲惫的弯着腰,喘着粗气看着半空中悠哉悠哉的少堂主

“你已经没有任何反抗我的能力了”少堂主微笑着说“认命吧”

“草食动物也敢妄想踩着肉食动物?”夜清黎跳起来,爪子直指少堂主的心脏

“大胆!”少堂主周围所有的怀恨灵消失了,少堂主落在地上,而夜清黎飞过了少堂主,腿蹬墙上,再次攻向少堂主,只见少堂主背过一个手,一只手张开抓住夜清黎的爪子

“什么!”

“哼”少堂主微微一笑只听见嘎嘣一声,夜清黎的手骨裂了,少堂主把夜清黎狠狠的摔到地上

“现在谁是草食动物?嗯?我的小猎物~”少堂主踩着夜清黎的脸笑到

“可恶……一个鹿……怎么……”夜清黎在地上挣扎的想站起来,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少堂主慢慢的抬起脚,围着夜清黎走“你的灵魂,你的身体,你的一切,从今以后都是我的了”少堂主抓着夜清黎的衣领子说道

“化形……”夜清黎变成白色狐狸,从少堂主手中逃离“哪跑!”少堂主肩膀诺隐诺现有只刺猬射着锋利的尖刺

“啊!”夜清黎边跑边躲,可是那懦弱的身躯也避免不了中几支刺,夜清黎绕过少堂主跑到一个小屋子

“咔”

“什么!”夜清黎伴着咔嚓一声掉落了陷阱里,陷阱下面深不可测“出来吧~别躲了!”只听轰隆一声,房子在少堂主怀恨灵(熊)的掌下变为了废墟

“小狐狸~嗯?”少堂主蹲在走到废墟里蹲在地上,看了看地板又看了看周围少许白色的狐狸毛

“哼,自寻死路”少堂主背过手走到了大厅,只见少堂主回头一挥手,那死亡的人便慢慢站起来,而少堂主遁入了黑暗去寻他的猎物

“啪!”惊堂木一拍,给台下的何不知拍了个一激灵

“今日的夜清黎传之肉食?草食?便到这完结了,各位还是跟上次一样?”说书人搬出了个板子,板子上赫然写着讲过的人名“父老乡亲,请!”

不久,台下便只剩何不知一人,何不知站起来,拍了拍说书人的肩膀“你呀,还是跟以前一样,身在传统却跨越传统”

“师父……”说书人的眼泪在眼里打转

“好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你在此统计吧,老朽我还要接着游遍天下”何不知在说书人的耳朵边小声说到“忙人可有闲心来听书哦”说完便笑着背着手从城门离开了

说书人坐在原地慢慢的统计,又回想了何不知的话,突然说书人的脸红的跟个苹果一样

上一篇 2022年10月2日 pm8:04
下一篇 2022年10月2日 pm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