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云初松烟(炮灰女配在大清搞基建)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宋云初松烟)最新章节阅读

《炮灰女配在大清搞基建》是作者“ “松烟””的倾心著作,宋云初松烟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宋云初是个资深书虫,各种口味的书都能看,只要写得好
这个周末她开了一本新的清穿的书,女主出身不凡,有个空间,很老套的嫁给了爱新觉罗胤禛,独宠
前期的剧情很是虽然老套,但是还是很有看头的,女主三观也很正
只是看到一个地方,女主把胤禛大婚前有的两个格格关在了一个院子里,无事不可外出,还认为她们过得很好
宋云初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这两个格格出身都不怎么高,眼瞅着胤禛肯定是对女主从一而终了,这俩人会无声无息死在后院儿里吧
女主认为将两人荣养至死已经是她的恩赐了
她就狠狠的吐槽了女主假慈悲、不让见老公也就罢了,还把人关在一个院子里让她们等死云云然后果断弃书了,气呼呼的睡着了
谁曾想,一觉醒来她就成了被关起来的两个格格中的一员,宋氏——一个连名字都没在历史上留下的女人
宋云初emo了哪里想到她居然也得到了穿越福利——系统
仔细一打听,宋云初白眼儿都快翻上天了,别人清穿的系统都是各种宫斗系统,她倒好,得了个基建系统,一天到晚催她建立自己的帝国
宋云初:快让我死一死吧,在这么个小院里我能建个毛线啊
系统:那个……别慌……

小说:炮灰女配在大清搞基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松烟

角色:宋云初松烟

古代言情小说《炮灰女配在大清搞基建》的作者是“松烟”。其中精彩内容是:宋云初闻言,说:“师父,难道连恶人也不能害吗?学了如此密术,不能惩恶扬善,到底是意难平。”就在宋云初说完这话,便觉得师父九年来第一次笑了。虽然她看不清师父的脸。“云初,你须知为恶有大恶小恶,为小恶者小惩大诫即可,而为大恶者则已经不算是人了。你可懂了吗?”懂,太懂了……

评论专区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看着一阵阵反胃,没脑子的主角和三观有问题的师门,作者不会以为这么写很幽默吧

北美大唐:百人穿越已经不能满足穿越众了,现在来了个城市穿越。盘子越大其实越难写出味道,人多了,利益冲突更大,单纯的写种田流不是干就是水。

重生之心动: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女生表白,十分钟后就想抱着另一女生“狠狠地亲上几口”。所以说,文青多渣男。败退。

炮灰女配在大清搞基建

《炮灰女配在大清搞基建》在线阅读

第6章 十年一梦

宋云初闻言,说:

“师父,难道连恶人也不能害吗?学了如此密术,不能惩恶扬善,到底是意难平。”

就在宋云初说完这话,便觉得师父九年来第一次笑了。虽然她看不清师父的脸。

“云初,你须知为恶有大恶小恶,为小恶者小惩大诫即可,而为大恶者则已经不算是人了。你可懂了吗?”

懂,太懂了。都不算是人了,当然可以炮制了。

宋云初豁然开朗,恭敬执弟子礼:

“弟子明白了,多谢师父解惑。”

“如此,弟子便发了这毒誓。还请师父教我点灵之术。”

“善!”

通过师父的语气,宋云初能感受到他的愉悦。

随后宋云初便在师傅的引导下,发了毒誓:

“我纸扎术第29代传人宋云初对天起誓,习得点灵术后,不用此术为祸人间,不用此术草菅人命,不用此术行邪门歪道之事。如违此誓,天打雷劈,尸骨无存,形神俱灭!”

誓言成的一瞬间,宋云初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须臾间降临在她身上。

那股力量化成一个古老的泛着光的“纸”字冲着宋云初扑面而去。

宋云初一惊,躲闪不及,那“纸”字正映到了她的眉心,光芒一闪,便没了踪迹。

宋云初下意识的摸了摸眉心,什么也没有。便抬头看师父。

师父摸了摸看不见的胡子说:

“嗯,不错。你初次附体的“纸”字的威势,比你几个天赋绝佳的师兄也不差。”

“如此,为师今日便教你点灵。”

宋云初连忙应了,知道这最后一招点灵才是纸扎术的精髓所在,认认真真的学了起来。

这一学,便是半年。半年后宋云初初步掌握点灵秘法。师父便让她自己做纸扎,进行点灵。

点灵可以赋予纸扎生命的外在表现。就是看起来摸起来都跟真的似的,但其实内里还是纸扎。

点灵也分等阶,刚刚入门等阶的,只是让纸扎能动,但是行动不流畅,外表也一看就是假的。用来吓吓人还是可以的,但是做别的却是不行了。

小成等阶,可以让纸扎看起来是真的,能跑能跳,还能让动物纸扎发出相应的叫声,也能让人形纸扎如常人一般说话交流。但是极度怕水怕火。

大成等阶,能进一步让纸扎有血有肉以假乱真,更是不再惧怕水。

造物等价,能让纸扎水火不侵,除了不能生长、生育繁衍,几乎与真实无异。动物纸扎有了动物的本能,狩猎喝水交配。人形纸扎更是不会知道自己是个纸扎,有着人的七情六欲。

此时的点灵距离真正的造物主也就是一线之隔。当然这一线是永远难以跨越的鸿沟,纸扎始终就是纸扎,哪怕是再像也不是。

所有的纸扎都会对点灵人言听计从,忠心无比。

时间如流水,宋云初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年了。

在宋云初师父住的这个山头上,处处都是僵硬着移动着的猫狗牛马,男男女女。

这只猫僵硬着伸了个懒腰,那条狗颤颤巍巍的抬起后腿假装撒尿。

这边一个美女抬起一面镜子缓慢的左右照照自己,那边一个少年抱着一棵树望着树上的鸟窝。

一切热闹而无声,一切都像是在放慢动作。而且极为诡异的是,那些人和动物的眼珠子都不带动的。

山上一个小屋里,宋云初不知疲倦的麻溜的扎出一只橘猫。

随即嘴中念念有词,食指中指并拢在眉心一触,指尖便沾染了一丝灵光。

她嘴中咒语不停,手上丝毫不迟疑的就点到了橘猫的眉心。那点灵光便也进了橘猫纸扎的灵台里。

橘猫身上毛发瞬间变得柔软而油亮。它眼珠子一动,抬起爪子看了看,不明所以得叫了一声:

“喵~?”

宋云初一喜,而她那个一个月都没怎么露面的师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面前。

“云初,坐下,抱灵守一。”

宋云初闻言顾不上为自己点出第一个能出声的纸扎而兴奋,急忙按照师父说的做了。

此时,一个带着生机的淡绿色古体“纸”字从天而降。

宋云初眉心那个“纸”字也透体而出,与那淡绿色的“纸”字融为一体,再次钻进宋云初眉心消失不见。

宋云初只觉得浑身一清,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都不一样了。

再细细一打量,这屋不是屋,是纸扎。再一看窗外,这山不是山,是纸扎。那树不是树,还是纸扎。

她转头叫了一声:

“师父……”

师父也不是师父,是一个没有画脸的纸扎!

这!自己的师父是个纸扎人?!

那纸扎人习惯的在空气中摸了摸那不存在的胡子,呵呵笑了起来。

“乖徒儿,发现了?”那欣慰的口气,都能让宋云初想象出师父一脸慈祥的样子。

“如今你纸扎术小成,是时候下山了。他日你纸扎术大成,便能上我们师门的祖山见我了。”

“师父!我不走!”

宋云初在此学习了十年,虽然寂寞,但是每日里在师父的指导下学习纸扎术,也很是充实。

她对师父也产生了浓厚的师生情谊。

今日要离别,宋云初万般不舍。

“呵呵呵,”纸人师父豁达一笑,“去吧。想要知道为师的庐山真面目,就好好修行到纸扎术大成吧。”

话音刚落,纸人师父变成了一个僵立着的纸人,周围的一切也失了真。宋云初知道,这是因为师父收回了附在纸扎灵台里的灵。

“滴答~”

水滴滴落在水中的声音在宋云初耳边响起。

宋云初眼中的纸扎世界慢慢模糊。

现实中,大清四贝勒府,菡萏院。

宋云初打了一个激灵睁开了眼。

她看着眼前这古色古香的房间,一时之间不知今夕何夕。

半晌,她才想起自己现在是清穿文里的炮灰宋格格。

那十年学艺如今看来就跟一个梦一样,但是她摸摸眉心,灵台有一个他人看不见的“纸”字,这让她无比安心。

她起身推开窗看看外面,西边还有一丝太阳的余晖,她刚刚睡了也就一刻钟吧。

当真是一梦十年,十年一梦。

看着那点余晖渐渐消失,宋云初露出笑容。

这方小院儿再也困不住她了。

“喵——~”

宋云初听到一声猫叫,然后感受到了一个活物在蹭自己的腿。

一低头,这不是她点灵的那只橘猫吗?

宋云初弯腰把橘猫抱起来,放在怀里一把一把的撸着。

等她服了体能加强试剂,身体好些了,便离开这里。

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