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病娇王爷别拦我整顿朝纲(楚南舒裴介白)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楚南舒裴介白)完结版阅读

热门小说《重生之病娇王爷别拦我整顿朝纲》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楚南舒裴介白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YH稚鱼”,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上一世,楚南舒像个提线木偶般按照别人铺好的路一步一步迈向深渊,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自诩深情的男人诛她九族、挂她尸首……
这一世,任何人都休想欺负到自己头上!
三姐姐陷害?除掉!
四公主挡路?扳倒!
——————————
只是,这个多出来的男人是什么情况?
“舒儿,你救了我,本王以身相许可好?”
“舒儿,你我是一路人,别自己走,我们一起,好不好?”

小说:重生之病娇王爷别拦我整顿朝纲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YH稚鱼

角色:楚南舒裴介白

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YH稚鱼”写的《重生之病娇王爷别拦我整顿朝纲》。精彩片段:人人都说这五公主是个单纯善良的主儿,其母亲贤妃从小对她的教育也都是要温柔顺从、礼让大度。而贤妃自己呢,也从不和后宫众人争风吃醋,因而母女俩都是难得的好心肠。只是这深宫中最不需要的就是善心。作为皇帝的女人,从不争宠的后果就是渐渐失去话语权。上一世,外敌来犯,她这个做母妃的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裴曼容成为了那个被推出去和亲的牺牲品……

评论专区

学霸终结者:开着金大腿说读书无用,看我不读书就能成功,妈蛋你有金大腿啊,用金大腿的成功来证明读书无用,总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天下首富:其实这书挺好看的 不知道为什么分数这么低

在修仙界玩网游:不带脑子都看不下去

重生之病娇王爷别拦我整顿朝纲

《重生之病娇王爷别拦我整顿朝纲》在线阅读

第4章 受邀

人人都说这五公主是个单纯善良的主儿,其母亲贤妃从小对她的教育也都是要温柔顺从、礼让大度。

而贤妃自己呢,也从不和后宫众人争风吃醋,因而母女俩都是难得的好心肠。

只是这深宫中最不需要的就是善心。作为皇帝的女人,从不争宠的后果就是渐渐失去话语权。

上一世,外敌来犯,她这个做母妃的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裴曼容成为了那个被推出去和亲的牺牲品。

皇帝不知是为了安抚这母女俩的情绪还是为了表演自己的舐犊情深,赏了个封号“恭定”给了裴曼容,意为对皇命恭敬,为社稷安定。

多么讽刺。

回过神来,楚南舒看着眼前仍不谙世事的五公主,她那虽然胆怯却仍骄矜的少女模样就那样小小地隐老嬷嬷身后。

楚南舒微微叹了口气,“若不懂得虚与委蛇,早晚也是要成为弃卒的。”

她这么想着,也就这么不小心地小声说了出来。

走在前头的老嬷嬷身形顿了顿,默不作声地侧目瞥了眼后头的楚南舒,瞧着她周身华贵端庄的气质,不知想到了什么,很快又回过神继续往公主府带路。

……

虽说贤妃在宫里不是最受宠的,但皇上仍赏了裴曼容一座府邸作为及笈礼。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的是一道黑色金丝楠木匾额。

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五公主府”四个大字,那妇人心下一惊,扑通一声又跪了下来,感激地说道:“五公主大恩大德,草民感激不尽!”

裴曼容拉起她,微微摇了摇头,有些害羞地笑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倒是那个老嬷嬷张口宽慰道:“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五公主心善,出手相助是应当的。快不必多礼,相信你女儿也会吉人天相。”

“是是是!借您吉言!”妇人急忙应和着起身。

“这位小姐且随我来吧,药房在这边。”老嬷嬷示意楚南舒跟上,稍走远了些,又张口道:“还不知小姐尊姓大名?”

“这是丞相府的楚南舒楚四小姐。”夏至规规矩矩地答了话。

“倒是老奴有眼不识泰山了,见过楚四小姐。”老嬷嬷有些意外地顿了一下,便立刻行了个礼。

她不是没听说过楚家四小姐,只是传闻中这人成天打扮得花花绿绿,穿着也不甚得体,整日里也无所事事的,倒和眼前这端庄大方、冷静自持的人大相径庭。

楚南舒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无妨,嬷嬷,快些带我们去拿药材吧。”

不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楚南舒都不是一个在乎他人眼光的人。上辈子还有个裴介煜让她思来想去,这辈子却已了无牵挂,只想着让那负心汉承受应有的代价罢了。

……

“这些药您收好,按我方才说的服用,喝完后来丞相府找我拿下一副方子即可。”楚南舒以最快的速度抓好药递给了那妇人,仔细嘱咐着。

“诶,多谢楚小姐!”那妇人含着泪道了声谢便没作任何犹豫地抱着孩子匆匆拜别了楚南舒。

目送这对母女离开后,楚南舒回头朝五公主行了个礼,道:“多谢五公主出手相助。”

“客气了,”裴曼容羞赧地笑了一下,“如果不是你站了出来,我也是断断不敢出这个头的。”

裴曼容虽然善良,但却有些胆小怕人,这也是为什么皇帝不太喜欢她的缘故。

“公主,”楚南舒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纯良,不由得再次想起上一世裴曼容远嫁没过多久就被折磨致死的结局,终是没有忍住地开口提醒了一句:“有些时候哪怕再不喜虚情假意,也要多为长远打算,为自己谋一条出路才是。”

裴曼容怔了一下,缓缓垂了眸子。

“那民女就先告退了。”楚南舒知道,作为皇帝的女儿,裴曼容不可能什么都不懂,她只是不愿整日带着面具装模作样地过日子罢了。

楚南舒索性不再劝些什么,起身告辞了。

……

“楚小姐请留步!”那老嬷嬷在公主府门前叫住了楚南舒,“楚小姐,我们公主平日里也没什么要好的朋友,能否请楚小姐闲来无事时多来府中坐坐,陪公主说说话?”

楚南舒哪里能不知道老嬷嬷打得什么主意,不过是看只有自己劝公主多为自己着想,便有意替公主交个朋友罢了。

不好驳了老嬷嬷的一番苦心,也不忍让裴曼容再一次奔赴死局,楚南舒应道:“嬷嬷哪里的话,能与公主结识,已是民女的荣幸。”

嬷嬷朝楚南舒见了个礼,温声道:“楚四小姐不介意的话,唤我周婶儿就好。”

楚南舒也笑着应下。

……

“太后准备过几日在宫中举办一场赏菊宴,你们都是要代表楚家赴宴的,可有什么想法?”娄老夫人一手摸着玉如意,一手在那略有些破旧的紫檀平角方桌上有节奏地轻扣着。

“雪儿自然愿意。”楚南雪第一个出声应和,这种广交人脉、崭露头角的机会,她从来不会放过。

庶出又如何,她偏要成为整个楚家、整个京城、甚至整个罡月国都为之羡慕的存在!

而楚南风从不喜欢参加这种装模作样的宴会,便寻了个借口拒了。

“四妹妹怕是风寒未愈,也不宜外出吧,真是遗憾。”楚南雪抢在楚南舒前头假模假样地发了话,试图替她做主推了这次宴会。

楚南舒原本还真不愿凑这个热闹,偏生这多管闲事的三姐不想让她去,那她还就非要去了。

“多谢三姐姐的关心,南舒的身体已经并无大碍。何况,”楚南舒看了眼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夫人,又接着说道,“既是太后操办的赏菊宴,作为楚家的人,又怎么能让祖母和父亲为难。二姐姐的性子众人皆知,太后自然也不会怪罪,若是我也不去,岂不惹人非议?”

老夫人闻言也赞许地看了楚南舒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收回了放在小桌上的手,道:“也好,那你们姐妹俩便一同前去吧。”

“是。”俩人齐声答道。

楚南舒又同老夫人聊了会天才离开梧桐苑,途中和身后的夏至一直在讨论该选些什么样的花纹布料去参加,直到一脚踏进自己的依月楼,楚南舒才发觉院子里坐着个不请自来的人。

“小姐,三小姐在此等您许久了。”春分迎上来暗示道。

“妹妹可算是回来了,真真让姐姐好等啊。”楚南雪悠悠地起身,面色不虞地呛道。

“这倒是南舒的不是了。”楚南舒微微欠了欠身,也不甚留情地回道:“从前也不知三姐姐这么喜欢我这院子,竟带着丫头们浩浩荡荡地前来观赏呢。”

“四妹妹莫要怪罪姐姐我不请自来才好,”楚南雪面色僵硬了一瞬,旋即又堆起了笑容,继续道:“姐姐是来给你送衣裳的。”说着,身后的丫鬟便会意捧着一件裙子凑了上来。

“这可是新制的翡翠撒花洋绉裙,姐姐特地选给你的,”楚南雪笑意盈盈地拉过楚南舒的手,“你可是姐姐见过最适合这翠绿色的人了。”

楚南舒不着痕迹地缩回了手,不咸不淡地道,“那便多谢姐姐好意了。”

“那妹妹可要穿着去赏菊宴啊,”楚南雪见这四妹妹没什么反应,又添了一句,“到时候,妹妹定是最最出挑的人呢。”

“那妹妹倒要承姐姐吉言了。南舒有些累了,姐姐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楚南舒懒得再应付,对楚南雪下了逐客令。

楚南雪的豆蔻指甲狠狠掐着衣角,才稳住了语气说道,“也罢,那姐姐就先走了。”

……

“小姐当真要穿这个去赏菊宴?”春分心细,看着那裙子的颜色皱眉道,“这花样儿是好,可却太过复杂,反倒不适合那百花齐放的场合了。”

“这裙子既然送来了,也要物尽其用才是。不必忧心,我自有打算。”楚南舒安慰道。

原本念及楚南雪上辈子也是被裴介煜蒙蔽了双眼才对自己屡次作恶,结局更是凄惨无比,楚南舒还想过若是她不再惹事便放过她,可这位好姐姐的心思却是过于活络了些,既如此,那也别怪她楚南舒给她些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