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道古)杨浩七贺小文全章节免费阅读_(杨浩七贺小文)全本阅读

经典力作《太上道古》,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杨浩七贺小文,由作者“七贺小文”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武侯的儿子,在整个燕国是何等高的地位,可偏偏对杨浩而言,自他记事起,便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这个父亲的关爱,几年前,他的母亲死去之后,他的家便从侯府,变成了青楼

小说:太上道古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七贺小文

角色:杨浩七贺小文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七贺小文”写的《太上道古》。主要讲述的是:杨浩目光之中闪过一道暖意,他知道方老对自己的关心,就如同关心自己的后辈,面面俱到,虽然显得有些啰嗦,但始终是为他好。想到此刻对方回去,侯府与当今圣上之间的矛盾已势同水火,即使是斩道修为,恐怕也难得善了,心中不免有些担忧,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转头看了看眼前的寺庙,在心中道,“人常说菩萨,佛陀是显灵的,少爷以前从来不信,但今天少爷信你,你若在天真有灵的话,让我侯府度过此次难关,我那父亲是个精于算计的人,但他为我母亲报仇的心却不假。”“罢了,若你实现我这心愿,日后我见佛就跪,见庙就进。”想到此处,他脸上忽然多了一抹苦笑,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缓声道,“我果然是糊涂了,都说临时抱佛脚,少爷我一辈子进青楼,怕不管是哪个佛和菩萨,都不喜欢少爷这么一身的脂粉气。”“罢了,人不就是一辈子占个向前走的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辈子向前而已……

评论专区

第七颗头骨:正统向西式奇幻佳作,文笔出色,情节精彩,构思巧妙。PS:凤凰兄的那山羊胡最是令人印象深刻,可惜后来就不咋见到作品了

兔子必须死:《老子是玉兔》起点版,作者原先是飞卢的

穿越笑傲江湖:感情描寫很失敗,主角唯我獨尊心態逐漸顯露,有我無他心態嚴重

太上道古

《太上道古》在线阅读

第5章 收徒

杨浩目光之中闪过一道暖意,他知道方老对自己的关心,就如同关心自己的后辈,面面俱到,虽然显得有些啰嗦,但始终是为他好。

想到此刻对方回去,侯府与当今圣上之间的矛盾已势同水火,即使是斩道修为,恐怕也难得善了,心中不免有些担忧,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转头看了看眼前的寺庙,在心中道,

“人常说菩萨,佛陀是显灵的,少爷以前从来不信,但今天少爷信你,你若在天真有灵的话,让我侯府度过此次难关,我那父亲是个精于算计的人,但他为我母亲报仇的心却不假。”

“罢了,若你实现我这心愿,日后我见佛就跪,见庙就进。”

想到此处,他脸上忽然多了一抹苦笑,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缓声道,

“我果然是糊涂了,都说临时抱佛脚,少爷我一辈子进青楼,怕不管是哪个佛和菩萨,都不喜欢少爷这么一身的脂粉气。”

“罢了,人不就是一辈子占个向前走的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辈子向前而已。”

“少爷我现在想这么多,怕不是因为不想当和尚吧。”

他眨了眨眼,自嘲一句,看着眼前这古朴的寺庙,从外面看有一种严肃庄重之感,明明只有百多年的历史,却显得极为厚重,那牌匾上的灵妙寺三个大字,据说是名家孙思齐所写,松香笔墨,入木三分,每一字落笔都极有神秘,如带着武道之意。

孙思齐,亦是武者,且修为不低。

来到寺院门口,两侧的石狮子极为雄武,栩栩如生,但左侧那只,却极为独特,那石狮子的眼睛被挖了出去,只剩下两个空洞,看上去深邃中带着几分神秘之感。

他扣响门口的铜环,安静等在一旁,片刻后,一个沙弥推开了大门,一见到他,立刻念了个佛号,

“阿弥陀佛,施主,方丈师叔已经等了你许久了,还请随我前来。”

那沙弥大概十三四岁的模样,模样清秀,朝着杨浩一拜之后,便在前面带路。

杨浩这里也不觉得意外,灵妙寺武道高手之多,拥有神识的也不在少数,提前得知他的到来,也是极为正常之事。

且武侯那里,也早就打过招呼,故此,这些人虽不是刻意去巴结,但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杨浩跟在那沙弥身后,从前院大殿进入,一眼便可以望见守庙的韦陀神像,那神像无比端庄,双目炯炯有神,如真人一般,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

大殿前路的两侧,站着一些手持长棍的武僧,此刻闭着双眼,如在守护大雄宝殿,杨浩从他们身边经过,只觉得毛骨悚然,全身冷汗直冒,感觉到他们那股前所未有的威严,不过很快,他就变得极为轻松,甚至笑了一声,在这严肃的场面内,显得极为的放荡,不过在场众人,没有任何人开口斥责。

一步踏入大雄宝殿,逼入眼帘的是一尊巨大的佛像,全身由黄金锻造,光彩奕奕,双目则是极为罕见的深海宝珠,此物就算是在武侯府内,也只有一枚,是当年那一位为了拉拢武侯,特此下诏相赠。

由此可见,这灵妙寺之富,已不输于许多达官显贵。

在那佛陀金身下面,站着一个闭目的白眉老和尚,看上去年纪颇大,但气血旺盛,令人震撼,仅仅是站在那里,便如洪炉一般,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气息。

而在他身旁,一左一右各站了一个和尚,手拿佛珠,低声念经。

在杨浩踏进这大雄宝殿瞬间,那白眉老和尚立刻睁眼,双目之中如有雷霆闪过,立刻这大雄宝殿内,仿佛刮起一道狂风,只是这感觉稍纵即逝,他再仔细去看之时,只觉得对方慈眉善目。

“杨施主,你的事武侯已经告知贫僧,贫僧这里已经全部知晓,你因五年前令堂去世,一直心绪不宁,所以想皈依我佛,是也不是?”

那白眉老和尚淡淡开口,目光平静。

“是。”

杨浩笑了笑,忽然觉得他那个父亲给他找的理由,听起来有些好笑。

不过这次他的笑声立刻引得一阵斥责,

“闭嘴,真佛面前,岂敢如此放肆!贫僧见你,恐怕不是真心皈依我佛,还是尽早下山吧。”

白眉老和尚身旁,那空着双手,如同怒目金刚一般的黑皮和尚大声斥责,其声音如雷霆一般,瞬间震动八方,落在杨浩耳中,立刻使他浑身气血翻涌,更是向后倒退数步。

杨浩眉头紧锁,看了那黑皮和尚一眼,只觉得对方黑得,像是焦炭一般,他知道对方的意思,也明白对方想赶自己下山,并不是与自己有仇,也不是与当今圣上有什么约定,只是单纯的不想让灵妙寺,掺和武侯府与当今圣上之间的矛盾,毕竟就如今的局面来看,若是两方交战,整个大唐必然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且灵妙寺,也难以独善其身。

若是真与当今圣上有交易,那把他留在灵妙寺是最好选择,这样既可以找到机会,在不知不觉间将他击杀,也能借此,将灵妙寺绑在圣上的那艘船上。

“可惜了,大师,少爷我比你还想走,但现在,少爷还走不了。”

杨浩在心中轻叹一声,神色严肃许多,刚要开口,却听见那白眉老和尚道,

“慧深师弟,杨施主刚刚进入佛门宝刹,不懂规矩是正常的,这些清规戒律,是束缚我佛中人,并非管束他人。”

“是,师兄,小僧知晓。”

黑炭和尚轻轻作了一揖,点头道,只是他的目光依旧落在杨浩身上,未曾移动。

见师弟知晓,慧能又转身看向杨浩,道,

“杨施主,贫僧慧能,乃是小寺的方丈,今日就由贫僧来为施主剃度,引入我佛门。”

他念了一声佛号,从袖袍中取出一枚剃刀,擦了擦刀锋,正要动手,却见杨浩瞪大双眼,向后退了一步,

“大师,能不剃度吗?”

这一瞬间,他脸色剧变,脑海中瞬间掀起惊涛骇浪,虽然他一直玩笑,说自己一旦入了佛门,武侯便会绝后,但他也一直相信,自己那个父亲,绝不会让自己加入佛门,特别是灵妙寺这种,一旦进入,绝不可能还俗的寺庙,毕竟武侯只有他一个独子,杨家香火绝不可能从他这里断。

若只有武侯一人,杨浩存着报复他的心理,大不了遁入空门罢了,可当年他母亲离世之时,他曾经答应,要为杨家传递香火,如此,他绝不可能真正拜入灵妙寺。

“大胆,真佛面前,岂敢肆意妄为!”

慧深和尚再次大声呵责,且向前踏出一步,显然已经极不耐烦,强悍的武道修为如海浪般涌出,如同在这一瞬间,化作狂风暴雨,席卷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