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箩叶有忆兮《千里新》全文免费阅读_(千里新)全文阅读

小说:千里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叶有忆兮

角色:蔓箩叶有忆兮

简介:地狱有花,名曰:曼珠沙华由后土娘娘精血所化,经地府千万年戾气供养,终,于某一日化妖

人间有茶馆,名曰:千里新据野史记载,唯有有缘人得见,老板娘及善甜品小食重点是老板娘上可通天,下可入地,据有缘人形容,极美!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千里新

《千里新》免费试读

第5章 丽娘(5)

丽娘看了这种,早已泪如雨下,但是,她真的不心甘情愿啊!!!

“这里前面是茶楼,名万里新,万里为主,是为从头开始之意,我是这家茶楼的店家,大家都唤我蔓店家。”

“蔓店家,您…”

早已猜中丽娘要想说些什么的蔓箩,抬起打断了丽娘,“你这一世人生坎坷,来生你本应荣华富贵傍身,与世长辞。我可助你重回人间一载,你需帮我十年来生使用寿命做酬劳,你可愿?”

伴随着茶汤逐渐制冷,不会再燃烧起热流,丽娘清楚的看清了年轻少女的容颜,美丽的不像普通人。

肤白如雪,容貌似小狐狸的妩媚动人,偏要眉毛又整洁似清纯女孩,甜美与妖媚在她身上分歧的融合着。

“蔓箩女孩若可助我重回人间,行刺那渣男,不要说来生十年使用寿命,就是叫我受苦受累我就绝对没有埋怨。”丽娘说着便跪在地上叩头。

见此,蔓箩左手在半空中一抬,丽娘便觉得空气中有双无形中的把手自身渐渐地撑起。

“无须,彼此原是买卖,我取你来生10年使用寿命,换你这世多活一年,推算出是你亏掉。”

夜深,野外已经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进到城里,也只看见星光点点的烛火,好像夜晚的星空,一片灰黑色里闪着几颗星星。

只有一处,灯火通明,十步一灯。灯火万家衬托下,似巨星拱月。

蔓箩带上丽娘发生在宫廷内,似入无人之境。一队护卫军从他们身边越过,丽娘焦虑不安的抓着衣服裤子,害怕吸气,宛然忘记自己已并不是人了。

“释放压力,她们看不见我们的。”蔓箩张口宽慰着丽娘,响声一如既往的清雅,身边的护卫军却没分毫反映,如蔓箩说的一样,彻底听不见。

丽娘看见蔓箩熟门熟路的带她往前走,尽管心里有很多困惑,却也知道不应该好奇心过多。

走至一处富丽堂皇的城堡停住,丽娘抬头看,城堡上边笔走龙蛇地写着月华殿。

走入里边主殿,拳头大的夜光石点亮着一方天地,入目所及的家俱都是上等红木家具所制。红色擅木刺绣图案牡丹花线帘挂在床榻上,能够时隐时现地见到床榻上边妙曼的女子体态。

蔓箩顺手一挥,线帘全自动向两侧开启。外露床榻上边平躺着的女子,容貌鲜丽,肌肤显而易见是通过用心维护保养的,肤如凝脂,细致到看不清皮肤毛孔。

仔细观看才发现,床榻上的女子胸骨并没有波动,显而易见,已经死了。

“这…”丽娘好像想到什么,却又难以相信。

“这是你将来一年日常生活的人体,她是当朝三公主,出了名的飞扬跋扈猖狂,视性命如草介,曾不止一次害人不浅生命。因而,被别人害了生命,一刻前,她已被黑白无常带去。”

蔓箩说到这,好像想起什么又张口道:“你既可怜冤死,当搞清楚在其中痛苦,勿害别的无辜者生命。”

蔓箩说罢,推了丽娘一把,丽娘的灵魂便与床榻上的女子合到了一起。

早晨,丽娘睁开眼睛,见到的是好多个女子跪在地上,有些手里端着洗脸盆,有些拿着纯棉毛巾。想到昨天晚上的事,看着窗外一缕阳光照在手里,收获着久违了的温馨,嘴巴浮上来一丝浅浅的微笑。

李启明,我,回家了。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噼里啪啦噼啪….”

红色的鞭炮齐鸣,李启明身穿红色婚服,坐到桌位,受着大伙的恭贺,想到十日前的事。

听见考入探花时,心里心潮澎湃,然后,是一道指婚的谕旨,目标恰好是知名度不太好的三公主。

派人去详尽探听后,收益的人说,三公主蛮横无理,恶名昭彰。

李启明听见后立即把手头的茶具都砸了出来,说起来风景,一步立即变成达官贵人,事实上呢,本朝自建国至今,明文规定,驸马爷不可入朝不得把握权力,可任虚职。

哪一个举子寒窗苦读十载,不愿升官拜相,立在那一个一人之下,位极人臣的位子上,这一纸婚约,相当于他的发展前途能够看见头了。

李启明保持笑容听着大伙的恭贺,呵,哪些新婚之夜,金榜提名,怕是不少人都在看自身的段子呢。

小公主(丽娘)身穿红色龙凰婚服坐到床榻上,不曾想,竟然是这样的方法办了人生第一次大喜事,都是唯一一次。

大伙退去,红帐内。

李启明轻轻地褪掉女性的大红色婚服,在酒意下,眼前人美丽的撼人心魄,李启明的气愤好像在这一刻消退。

而那早已被他卖入丽红院的丽娘,早就彻底被抛之脑后,却不知道,那被抛之脑后的人换了副样子就在自身眼前。

男生在这里晚,明白什么是叫美艳不可方物这个词,他感觉女人和他配合默契得如同心心相惜的一对。

小公主(丽娘)立在青白釉两耳三足香炉旁,苗条纤细的右手固执一个小玉盒,左手从小盒子内取下一粒香丸,沾取置放在铜香炉内的“隔火”上。

房间内即将淡了的香味,又再次浓郁下去。

隔着红色纱帐,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床榻上一道影子,怀着棉被出现异常兴奋,还时常传出一些叫浮想联翩的响声,房间内充满着靡靡的气场。

丽娘眼光严寒的看见床榻上的影子,两步之隔,似乎是两个季节,床榻上是靡靡春光,铜香炉旁是一片凌冽严冬。

次日。

李启明疲倦的从床边醒来时,见到坐到梳妆台镜子前的曼妙影子,不由自主想起昨天晚上的玩命。

想起昨天晚上放.荡的妖魅女性,和如今眼前这一看起来庄重的,背脊挺得挺直的女性,使他突然想到了小惠和丽娘。

早就在小惠帮丽娘传送口信的情况下,那丫头就不经意的挑逗他,欲拒还迎从了他。

穿着衣服,小惠一直一副羞答答的样子,躺在床上时,不知道那丫头从哪里学来的,能叫人欲死欲仙,胆量大的很。

丽娘,不管什么时候全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如同此时他眼前的老婆一样,背脊挺的直直的,看过去好像趾高气昂的样子,令人忍不住想拉入地狱一起沦落。

“相公,这件事情,本王必须与你商量一下。”小公主(丽娘),开口说到这,蹙着眉看起来一脸刁难的看见李启明,然后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