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白凛绫零(以残花之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以残花之名)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以残花之名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朱子桢

角色:白川、白凛绫零

简介:故事发生在一座平常的城市里一群平常的少年、少女之间
在即要面临高考之际,白川的哥哥白凛突然从大学中退学,回到从小生活的城市,与一群三教九流的人走在一起表面上他看似毫无缘由地只是从大学里离开,但随着事态的发展,一些背后的原因渐渐显露出来
于此同时,白川偶然遇到了一位女孩,她吸引了白川的目光,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想为她画一幅肖像画在学校里认识她之后,二人因为彼此的共同点有意无意地将对方与自己捆绑在一起,在生活中互相给予帮助和安慰,共同经历风雨并因此成长,在这个花一般盛开的年纪里度过一段平凡却难忘的时光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以残花之名

《以残花之名》免费试读

第5章 白凛 罗宾汉

白凛依稀还记得自己在学校时的日子,下课后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谈论周围的八卦新闻,少男少女之间会互相卖弄一些青春期时的小心思,球场上永远活跃着一群充满活力的影子,如果其中有人样貌出众的话,还会有许多仰慕者候在场边为其送上毛巾和矿泉水,在严密紧张的学习任务之余,近乎所有人都有使自己得到放松的方法。

学生时代的人们是最容易满足的,往往日常中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能让他们感到喜悦,然后开心一整天。白凛非常羡慕这样的生活状态,至少在压力得到释放的情况下,肉体能够随之舒展,不会一天下来过得太辛苦。

回想整个学生时代,白凛认为自己虽然并不忧郁,但也谈不上多快乐。从小到大,几乎他走过的所有的路都是父母为他一手规划好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完成别人为他指派的任务,很少有机会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他就像一台只需输入代码便可随意操控的机器,从始至终都不能完全凭借自身的意志去行动,他感到自己好像是在为别人而活一样。

盛夏的暑气将街道变得像蒸笼一样闷热,白凛倚坐在摩托车上,轻掸烟灰,嘴中吐出烟圈,白色烟雾随着来往车辆掀起的风迅速飘散,眨眼间便消失在空气中。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很长一段时间,白凛都陷在一种深深的麻木之中。所见四周,除了沉重到不能呼吸的压抑,便是别人有意无意的嬉笑声,满是悲伤的世界里自己的心开始一点点冻结,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正在被别人当作玩具一样抛来抛去。

烟头燃烧到白凛夹住烟蒂的手指,剧烈的灼痛感从指尖传来。白凛掐灭即要燃尽的香烟,打开烟盒,取出仅剩下的最后一根点燃。

“已经一塌糊涂了呢,在这蠢动的大地上。”

前方路口处停满了车辆,街边围着密密压压的人群,不远处的中学里响起一阵清脆的放学铃声,学生们陆陆续续开始从校门出来。

闲来无事时,白凛总喜欢挑在学生放学的时间,在学校附近停留驻足。每当看到一些学生并肩走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的脑海中都浮现出很久以前的场景。和关系要好的同学之间相互追逐着打闹,在路上等待多时的女孩向他羞涩地递上情书,情侣们小心翼翼地走在一起,直到很远才敢伸出手相互挽着并肩行走,门口售卖小吃的餐车前总是围满了学生。

白凛注意到旁边街道上的骚动,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正在和别人大声争论着什么,他被十几个和他身穿同样校服的学生围在中间,双手正紧紧的将书包护在胸前,眼神中充满惊慌和无助。

白凛没有打算上前插手,在时间的消磨下,他的心变得比以前坚硬,如今他已不想再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精力了。

他们争执了很长时间,最后似乎仍然没有解决问题,一群人抓着少年的衣服开始朝着一处偏僻的小巷子拖拽,他不停挣扎着,但耐不住十几个人的力量,衣服被粗暴地扯来扯去。

他大声呐喊着,希望能够得到帮助,但四周经过的行人只是朝着他们疑惑性地望了几眼便快速走开了,好像并没有施以援手的打算。

也许是觉得他喊得太大声,在他身旁的一个高个学生朝他的脸上狠狠揍了一拳,随即几个人拥上去用手连忙捂住他的嘴,一行人就这样将他半扯半打地拖进了那个狭窄、幽暗的巷子里。

白凛内心里还在纠结要不要上去帮忙,也许是担心会出什么事,他起身走到巷口向里边张望。

只见少年正瘫坐在地上,一群人将他围在墙角,不停地用脚踹着他的身体。他用手护住头部,身子蜷缩起来偏向一边。

眼看着一个人抬起腿准备踢他的头,白凛连忙从一旁走出来制止。。

“够了。”白凛大喊着,将手中的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他们转过身,满脸疑惑地望向白凛。

“别多管闲事。”

一个学生走上前,顺手拿起旁边垃圾桶上的啤酒瓶。

“我已经报警了,如果你们想要继续待在这里跟我耗着也没关系。”白凛掏出手机,点开里面的通话记录。“只要你们不怕被抓进看守所就好。”

白凛在学校的时候练过跆拳道,在校运会上还拿到过第一名,如果让他面对几个这样的学生,或许还能招架住,但要同时对付十几个学生,他也无能为力,以一敌十是小说漫画里的情节。

他们听闻他报了警,顿时慌张了起来,几个学生相互在耳边小声交谈着。

这一类的不良学生最害怕**,一旦真的被关进拘留所,在档案上留下记录,那他们可能就会面临被开除的风险。不仅如此,从小接受的教育已经在他们脑海中固化了一种观念,那就是绝不能在档案上留下污点,白凛很清楚这一点。

“时间不等人哦。”白川亮出手腕的表。

“明天我们还会在学校门口等你,别忘了。”

一个学生朝着地上的少年吐了口唾沫,随即一群人四散跑出了巷子。

白凛走进巷子里,将躺在地上的少年扶起来。他的脸上满是紫色的淤青,鼻子不停地在流血,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扯得破破烂烂。

“现在的小孩下手都这么不知轻重吗?”白凛仔细观察他的伤口。

“谢谢。”少年艰难地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那些人为什么打你。”

“他们在学校里殴打别的同学被我看见,然后我去给老师说了。”

“你这么做,当时就没想到会招来报复?”

“我知道。”少年无力地笑了笑,“只是任何人看到那副场景都不能装作没看到吧?你不也是看到我在被人揍才出手帮忙的吗?”

白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将他扶到路边的石椅上。少年剧烈地咳嗽着,鼻血顺着他的嘴唇滴在地上。白凛走进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两包纸巾,递给他止血。

“需要去医院吗?”

“不用了。”少年拿起包,准备离开。

“听他们说明天还要来找你的麻烦,没问题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艰难地将手举起又放下,然后走到马路边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白凛望着他踉跄的背影,垂下头,记忆深处的某个片段被重新唤醒。

在上高中的时候白川也被同学欺负过,那时候他们两个在同一所学校,哥哥在读高一,而弟弟刚刚升入初中部,开学时有一群学生不停地骚扰他,向他要钱,没有的话就拳脚相加,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回到家时身上都满是伤口。

起先他还瞒着家里,但不久白凛就察觉出了异常,在他不断追问下,白川才把自己被打的事情说了出来。知道弟弟被打后,白凛当即联系了自己的几个朋友,在第二天下午找到那些人,把他们围在学校门口,在他们一一给白川低头道歉后,才放他们离开,从那以后,因为白凛的原因,白川在学校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白凛起身去便利店买了盒烟,然后取出手机,给宏打去了电话。

“你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出什么事了吗?”

“有件事需要你帮忙。”白川点起一根烟,白色的烟雾翻腾升起,在夕阳下渐飘渐远。

“可以,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到时候我电话联系你。”

“好。”

天空渐渐暗淡下来,随着夜幕一步步降临,马路上车辆迅速驶过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嘈杂。白凛坐在石椅上一根接着一根不停地抽烟,直到大脑空旷到只剩下令人恶心的晕眩他才起身离开,骑上摩托,消失在车流当中。

第二天弘按照约定的时间早早等候在学校门前,白凛到的时候看见他正靠在一棵树上和别人聊天。那人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孔。

白凛在远处朝着弘喊了一声,他回过头来,眼神中闪过一丝错愕,随即脸上现出平日里憨厚的微笑。和他聊天的人朝着白凛望了一眼,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表情,他压低了帽檐,回过头与弘又交谈了两句便离开了。

“刚才那人是谁呀?”白凛很自然地从盒里取出一支烟递给弘。

“以前的同学,碰巧在这里遇到,多聊了两句。”

弘将烟点燃,眼睛望向面前的学校。

“真的没问题吗?万一到时候打起来的话,咱们的处境就不太妙了。”

“怕什么?你身体这么结实,会对付不了几个小孩?”白凛拍了拍他的腹肌,笑道。

在打架这一方面,白凛对弘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一米九的个头让他在旁人眼里显得如同巨人一样高大,加上满是肌肉的双臂和一张看起来不是那么和善的脸,即使不能同时对付那么多人,肯定也能起到极为强烈的威慑作用。

“话是这么说,但他们有十几个人,咱们就只有两个人,总归是人数弱势的一方。”

“当然,尽量通过谈话解决问题最好不过了。”

“话说那孩子和你不过只有一面之缘吧,有必要为他做这么多吗?”

“眼见这种事情发生,总不能放任不管吧。”

白凛抬起头,望向头顶的树荫,阳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凛哥你什么时候有这样一颗圣母心了。”弘半开玩笑道。

“说什么蠢话。”

放学的铃声依旧照常响起,学生们如潮水一般涌出校门。

白凛在人群中四处搜寻少年的面孔,大脑快速过滤掉不相关的其他人的脸,凭借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不一会他便在不远处的路口找到了少年的身影。

白凛大声呼喊着,朝他挥手。少年转过身,脸上充满了惊讶。

他将包背在肩上,快步朝着白凛他们这里走来。

“你怎么在这里。”少年有些惊讶。

“和朋友刚好路过。”

“你好。”弘伸出手。

“你好。”少年有些慌张,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两只眼睛不停观察着四周。

“昨天那些人呢?他们不是说今天还要来找你吗?”

“他们让我在这里等着。”

少年极小声地说,音量低到几乎可以被风声掩盖住。那姿态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白川和弘对望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都笑了出来。

“我说,怎么人家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他们让你在这傻等着,你就等着他们来找你麻烦?”

“走了的话,他们在学校里一样会报复的。”

“算了,我们跟你一起等吧。”白凛轻叹一口气。

过了许久,直到学生全都散去那些人才慢悠悠地从学校走出来,人数看起来比昨天还要多。

“怎么,叫帮手了?”

一个身材略微有些矮小的男生从人群中走出来,两只手**裤兜,一脸不屑地盯着白凛和弘,白凛昨天没有见过他,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他喊来的这些人。

“我们谈谈吧。”

白凛走上前,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递给他。那人没有犹豫,接过烟点了起来,脸上的神色稍微有些缓和。

“你们打算怎么样才能放过他?”白凛率先开口。

“很简单,你给我们钱,我们就放过他。”他眯着眼睛。

“你们要多少?”

“不多,一千。”

白凛回头朝弘交换了眼神,答应下来。

“有个条件,你们以后别再找他麻烦了。”

“可以。”

他转身走到人群面前交待了几句。

白凛转过身朝弘挥手,“给钱,一千。”

“喂,怎么又要我付钱?”

“算我借的,改天再还你。”

“上次借的还没还呢。”

弘面露苦色,极不情愿地从钱包里取出钱递给了那些人。

白凛走到少年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事情解决了。”

“为什么帮我?”少年问道。

“你有点像我弟弟。”

“仅此而已?”

“还有别的原因,总之你就当我是罗宾汉吧。”

白凛笑了笑,眼睛不自觉被天空中飞过的几只白鸽吸引。通体洁白的羽毛,一双精雕细琢的眼睛,两翼摆动出优美的弧线,在一棵棵樟树之间来回盘旋。“大概是从饲养的笼子里逃出来的。”白凛猜想。

“那个,钱我会还你的。”男孩小声说

“不用了,不是说了我是罗宾汉了嘛。”

“喂,罗宾汉,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钱还我,罗宾汉可不兴欠钱不还。”弘走过来,埋怨道。